别走

#曲梗:いかないで(别走)
#玻璃渣预警
#弓凛
#配合bmg:いかないで

『如果什么都没有 说 真的有点 我想放弃脚步』

    战斗之中仅仅一击就将我击飞了,明明是那么的相信你,却看着你投身走进了caster的阵营之中。Archer,你到底在想什么!结果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但是你却脚步快速的 朝前方走去 我注视着 那样的你』

    撑起身子默默地坐在一片废墟之中,远处的手持着长剑的英灵却意外的一脸愤怒之情,质问着你,而我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用宝石绿的眸子注视着你,心下却早已百转千回……

『地面看来如此扭曲 不可以哭啊 不可以哭啊 但是真的好想说出口』
————————『你不要走』

    看着你随着caster渐渐消失的身影,我仅仅是低下了头紧握着正不断颤抖的双手一直未放下,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说出那句挽留的话语『Archer,你不要走啊!』

『朝着远方 逐渐消失 将我留了下来 』

    圣杯战争结束了,在最后的那座山坳之上我再次见到了你,仍旧是那一袭红色的外衣,表情却平和了不少,或许这才是真正的你的样子吧。留了笑容和嘱咐的话语逐渐消失,却把我一人留在了这里。

『已经差不多 快要看不到了啊 夜晚景色逐渐朦胧 不可以哭啊 不可以哭啊』
————————『你不要走』

   在那夕阳之下的我露出了微笑,眼泪早已在眼眶之中,微风吹拂着发梢…我就交给你了,凛。耳边回响着你最后的话语,眼泪也悄然滑落了下来,挽留的话轻轻的说出了口,却随着风飘散开来
『Archer,你不要走啊』

『回去的路上 虽然很暗 但是一个人也没问题吧 』
『被街灯 所照亮 拉出了影子 只剩我一人啊』
『不可以哭啊 不可以哭啊』
『你不要走』

我仍然在这里—弓凛

#我仍然在这里
#远坂凛复健×写戏
#是刀子

   离那个时候过去已经很久了,从那一天结束开始,重回回归到平静的生活的我便已然感到了许多不适应的地方,早上醒来之后不再有沏好的红茶,家中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样子。锁上门拎起书包向学校走去,一路上遇到到了自己熟悉的同学,自然也免不了遇到那个曾经与自己一同作战的少年。

  啊啦,早上好哦,卫宫同学,还有樱也是哦。微微扬起嘴角向着两人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便擦身而过离开了。坐在课堂上一边听着老师的讲课一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竟然连下课放学都毫不自知,直到与自己相熟的三枝过来提醒我。

  呐,远坂同学?远坂同学…你有在听吗?现在已经放学了哦,远坂同学…被摇醒的自己惊觉时间不对,便带着歉意的微笑起身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暖橙色齐肩发的少女,不好意思呢,三枝同学,之前在想比较重要的事情,所以没有注意到你和时间,真的很对不起,我现在就要回家了,三枝同学也请注意安全哦,那么,明天见吧。

  说完便匆匆拎起桌边的书包稍稍整理了一下就快速的离开了,太阳西下夜幕渐渐升上了天空,道路两旁的路灯渐渐明亮了起来,行人也变得熙熙攘攘的了。独自一个人走在路上,偶尔有结对的行人从身边经过,抬头看了看却又快速的低下来头。

  曾经也有一个人同自己一起走过这条路,熟悉的大厦,熟悉的冬木大桥,熟悉的坡道上。似乎当时的两个人还在交谈着什么,可惜的是现在的自己早已经忘记了当时谈话的内容,仅仅依稀的记得,我曾因为那日没有上学而害怕遇到熟悉的人而躲在了相对隐蔽的角落里。

  拎着书包望着坡道愣神,定定的站在那里,脑海中却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想象不出来,冬夜的冷风吹过不由得抖了抖身体方才回过神来,紧了紧身上的红色风衣继续拎着包向家走去。

  抬手解开结界并且在进入家中的那一刻又重新布置好结界,揉了揉发晕的脑袋,随意的将书包放置在一边,褪下红色的风衣,便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唔…怎么会突然这样,这可不是平时的我!咬着牙齿强撑着身体从沙发上爬起来,晃晃悠悠的向楼上走去。

  虽未吃晚饭肚中却完全不感到有任何的饥饿感,现在的自己仅仅想要好好的睡一觉,推开房间的门靠着最后的一丝精力换上睡裙钻进被子里陷入了沉睡之中。

  可即便是睡梦中也全是不安,紧皱着眉头双手死死的拽着被单,仿佛置身于梦魇之中。一滴滴圆润的汗珠从额头滑落混合着眼中的泪水一起滴落在枕头上,若是…那个时候再强硬一点就好了…浑浑噩噩中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或许是心里话吧反正也无人知晓。

  我仍然在这里,可你已经不在了。

  空无一人的家,堆积上灰尘的家具都无一不显示着主人已经许久未归。关闭已久的大门再一次重新开启而所有的一切也都在此时被打开。曾经的这里住着一位名叫远坂凛的少女,一直到晚年也从未离开过这里,直至死亡将她带走了。

   似乎是一直在等待一个人,所以才不愿离开,留下的那本日记本的最后就写着这么一句话,我一直在这里,只要你回来了就一定会找到我。然而可惜的是,最终还是没有如愿…

#那是我见过最美的朝阳?
#试图尝试正剧,试图帅气一下
#原著获得最后胜利,Archer消失
#如有bug请谅解

       本身已经精疲力竭的被围困在由圣杯实体化形成的怪物体内,用仅剩无几的力气向着在外面等待着自己的servant下命令。我以令咒命令你,saber,立刻破坏圣杯!仿若放弃一般的扭头看了看被自己救出来依旧处于昏迷中的紫发的少年,慎二…没能救出你…眼前已经渐渐变得黑暗,意识逐渐消沉,当双眼即将要合上之时却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那种丧气话简直让人听不下去…心下就想到了那个一直在自己身边的红衣英灵。仿佛又有了力气看着眼前被开辟出来的道路,架起依旧处于昏迷至今未苏醒的少年,拖着步子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安全的地方走去。

      在岸旁的金色盘发身着蓝色铠甲的英灵努力的握紧了手中的因为下了令咒已经被解放的宝具催促着自己,高举起刻有令咒的手,saber!最后的魔力,托付给你了,所以…把那种圣杯…丝毫不剩的,摧毁吧!终于抵达对岸脱力一般的带着那个昏迷的少年向地面倒去。剧烈的爆炸声过后,天空中飘落着金色的雪,恢复了些力气的跪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场景不免有些惊讶。

        天空从漆黑变得明亮,阳光照耀在湖水上波光粼粼的,远处的小山丘上的那个红衣英灵背着自己站在那里,一路朝人跑去,本已经仅剩无几的体力当自己跑到那人面前时已经是气喘吁吁了,Archer…气息不稳的抬起头看着始终没有转过来的servant。放弃这次的圣杯吧,凛。红衣英灵开口却说着一本正经的话题,欲言又止的低下了头,却听见那人的一声轻笑。什…什么啊,都这种时候了,有什么好笑的啊…

         我是在笑我们双方居然会落得如此惨状。一如既往的对着自己解释着,垂眸思绪万千的握住双手沉默了许久,终是把心中的那句话说了出来。Archer,再和我订立一次契约。果不其然的遭到了拒绝,听着人拒绝的话语,但是!但是…那样的话,你永远都…得不到拯救…努力让人改变想法,低下头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却终是没有落下,红衣英灵如往常一样唤着自己的名字,我就拜托你了,请你帮助他。

       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随意的飘动着伸手抹去眼泪,对着人露出自信的笑容,我会努力的,所以…你也…

         放心吧,远坂,我今后也会努力的。红衣英灵露出了那个熟悉的笑容在微风中消失了,独留自己站在原地看着那个小山丘,泪水始终还是顺着脸颊滑落下来,远处太阳逐渐升起,朝阳是那么的明亮温暖,紧握着的手无力的松开了,什么啊,结果还是没来得及抱怨啊…

YOU

#尝试曲梗
#bgm:You

           『你现在在哪做什么呢?在这片天空延续的地方吗?』
          自从圣杯战争结束已经很久,但每天还是依旧会不停的想着那个红衣英灵,现在的你会在干什么呢?我们是否还在同一天空之下,你那里还是一如既往的荒凉吧,只有无数的剑做陪伴…

           『到目前为止填满我心灵的东西,到失去之后才初次察觉到』
            有你在的时候,总是能安心的做着一切事情,即使有的时候是任性的决定,你也仅仅只是叹气,却不会违抗我。当你离开后,在做事情的时候才猛然想起,你已经离开的事实,却不觉的有些还是无法接受…

           『这么地支撑着我的东西,这么地给我笑容的东西』
              一直保护着自己,无时无刻的都在为自己着想的红衣英灵,竟然对于自己来说是无比的重要。能让自己展露最美丽的笑容的时候,或许就是你在我身边的时候吧…

              『虽然拼命地伸手,却像风一样地穿过,好像要够着似得却够不着』
                最后一刻,伸出手试图挽留,却被拒绝…清风从指尖划过,带走了手中的温度。仿佛是握住了什么似的收回了手放在心口处,整理了下情绪努力露出笑容
                 我会好好努力的,再见了,Archer…

              『孤独和绝望充斥在心中,虽然心像要坏掉一样,回忆中留着的,你的笑容,一直鼓励着我…』
                 最后的你的笑容,一直留在我的记忆之中…恢复成原来的生活,只一个人的家,空荡荡的客厅,没有了沏好的红茶,一个人随意的吃着午餐…只觉得有些孤单。
                抱着膝盖坐在沙发上,安静的坐上一下午,脑海里想的却都是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就连有时候出门随意的坐在大街上,只为了散散心,却还是会走到曾经我们一起去过的地方…

『一度回到那个时候,这次一定没问题』
『要一直在身边笑,就在你的身边』
『你现在在哪里做什么呢,在这片天空延续的地方吗』
『能像平常一样露出笑容吗…』
『现在那是我唯一的心愿』

             『心花』

        抱着书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细细的品读着,嘴里时不时还念叨着什么,手臂上的魔术回路也闪耀着光芒。

         红衣英灵静静的守候在一旁,偶尔为自己递上芬香的红茶,接过轻抿一口却觉得回味无穷。挂钟在7点准时响起,铛铛声回荡在整个远坂宅。

          合起书籍从沙发上起身,接过人在一旁递来的红色风衣,边走向门口边将其穿好。在门口轻拢了一下外套确认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从后面跟过来的红衣英灵自觉的伸手揽过自己的细腰,脚下微微发力便一跃而上轻而易举的便落在了房顶上,两人稍稍对视了一下却都不约而同的立刻移开了视线。

           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沉默了,想了想自己还是率先开了口:咳咳…Archer,今晚去新都夜巡,还有多注意柳洞寺那边的动静。明明自己并不是想说这些内容,一开口却还是说着一些公事…

          看着人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的动作,垂下的双手骤然紧握了起来。依旧任人揽着自己的腰,单手环着人的脖子,半扎的长发随风飘扬着,与人一同在楼宇间穿梭…

          水碧色的眸子微微眯起,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控制所有的情绪,包括感情…到此时却发现这是根本做不到的。每天面对着他,都有无数次机会说出口,可每次叫住他却总是会脑子一片空白,随意的说些无关紧要的事…

          低沉着脸不顾指甲戳进手心,鲜血从伤口处不断的滴落。血腥味弥漫开来,红衣英灵微微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用空着的那只手轻握住了自己的小手。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是不要用这种方式虐待自己啊,凛。成熟性感的男声在耳边响起,不自觉的脸微微泛红轻哼一声扭头用长发遮住泛红的小脸。这样的感觉真是糟糕啊,明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无可救药的喜欢暗恋上了他。

            种子已然已经种下,心中时不时传来的阵阵痛楚,寓意着正在慢慢的发芽努力生长。嘶…倒吸一口冷气,面色惨白的握紧胸口出的衣襟。被人关心的问道身体是否好,却也只能强撑起一抹笑容,摇摇头告诉人没事。

            Archer,带我离开这里,去一个空旷的地带,然后你就离开吧,不允许有任何异议,这是我的命令!强撑着已经不堪重负的身体对人下着最后的命令。

           被人放下靠坐在一棵大树下,骨节分明的手紧握着胸口处的衣衫。至少由我这边先表白吧…不知什么时候便渐渐的喜欢上了你,虽然是这样可我却不敢说出口,你就当我是个胆小鬼吧…

          自顾自的说话,全然没有注意到躲在暗处的那位红衣英灵,希望你能在没有我之后过得更好…永别了,我最爱的Archer…

              胸膛中开出了一朵娇艳欲滴的曼珠沙华,涌出的鲜血滴落在地上瞬间也长出了一朵朵的曼珠沙华。在鲜花簇拥下的少女有着说不出的美丽,然而这样的美丽却将永远的定格在这里。

                面上带着笑容的黑发少女,背靠在一棵树上,在一簇簇鲜红而娇艳的曼珠沙华的衬托下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弓凛刀子』
时间倒流,无法避免的死亡

         红色风衣少女跪坐在空地之上,周围陷入一片沉静之中,唯有远处时不时传来的爆炸声和不停在空中变换位置的两道身影。正在战斗中的红衣英灵乘着喘息之机与远在一边的自己对着话…

         这可不像你啊,凛。快点起来,到我这边来,那么远的距离我可保护不了你啊…红衣英灵的话传到自己这里,观望了下四周试图起身前往战斗区域,却发现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一般动弹不得。唔…我动不了了,Archer你在战斗要小心一些,同样把话传回给那个红衣的英灵便开始思考自己现在的状况。

         计算着口袋中的宝石,一边还在警惕着四周。然而草丛中发出的沙沙声还是依旧被远处的战斗声给盖住了,一个黑影出现在自己的视觉死角即使自己有所察觉也无法做到起身防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黑影靠近自己,黑影手中的银光在眼前闪烁着,凛你那边怎么了…红衣的英灵再一次传话过来,勉强的定了定神。有个黑影正拿着刀靠近我,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我就要到此为止了。

         红衣英灵听见自己说的话停顿了几秒,哈?master你是在开玩笑的吧?你不是说过要得到这场战争的胜利的嘛?虽然只能听见他的声音但是在此刻却完全能想象出他现在的表情。微微握紧了双手浅笑着缓缓开口道

我以令咒命令你,Archer
在这场战斗中活下去!

 
        看着手上的一个令咒印记消失了,然而黑影手中的刀早已经狠狠捅进了身体,鲜红的血正不停的从身体里流出,在自己身边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泊了。鲜血渗进土壤里,土壤也变成了深褐色…指尖发凉意识也开始一点点的消散,咬了咬唇继续下达着最后的命令

我以令咒命令你,Archer
为我得到圣杯!赢得战争的胜利!

         最后的令咒印记也消失了,与他的联系在这一瞬间被切断了,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呵…已经不是master了呢,父亲大人我的圣杯战争就只能到此为止了,对不起…没能实现您的愿望呢。眼睛已经渐渐失去焦距,意识也渐渐的消散着。五感都在渐渐的消失。

          急促的脚步声渐进,眼前印出的是一片鲜艳的红色,然而现在的自己却连说一句话也觉得异常困难,急促的喘息着,断断续续的不知说着什么。眼前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呼吸和意识一起消失的一瞬间隐约的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可却再也听不清楚了。

 
          意识回笼环顾了下四周,却发觉自己又回到了死前所在的地方,空旷的空地四周是草丛和大树环绕着,令咒依旧还有两个,远处的战斗依旧很激烈。但是那之前被刀捅的痛感也还在。这是怎么回事?低着头沉思的显然自己还没有从这样的状况之中缓过来。

    
         在被压制的状态下勉强抬头观望着远处的战斗,视线放到自己手上的令咒,为了防止再次出现那样的状况决定现在就将令咒用完。或许这样就能避免之前的那件事情了吧。

我以令咒命令你,Archer
为我赢得圣杯吧!

          看着一个令咒印记消失,不由得自己松了一口气,却就在这一瞬间后心处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刀子被拨出的同时也带着自己大量的鲜血从体内流出,血液滴落在地上很快就形成一个小小的血泊,血液渗入土壤周围的土壤也就全都变成深褐色。

          黑色的影子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就仿佛是在嘲笑自己一般,不甘心的握紧了双手咬着牙下达着最后的一个命令

我以令咒命令你,Archer

          话还未说出口,就被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入眼的是那一片熟悉的红色,而自己却有些不敢相信愣愣的开口。…Archer?一瞬间又回过神来,你不是在那边战斗的嘛?战斗结束了?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对于声音的感知早已经降到了最弱。

             平静的男声在身边响起,只是休战了,master现在这样的状况我怎么可能安心的战斗呢?听闻自己也仅仅只是勉强的扯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手颤颤巍巍的轻抚在人的脸上。真是难得竟然会看到你这样的表情,不过我好像也看不清楚了。

             嘛…不过看来也是时候说再见了。平静的女声就仿佛只是如往常一样的道别一般,微风吹过来带来了树叶的沙沙声,带走了一个黑发的少女。

Archer…我把自由还给你,记得帮我取得胜利…那么就再见吧…

          少女的最后的声音飘散在了空中,这是迟来的命令也成为了这个少女给红衣英灵下达的最后一个令咒。少女已经在红衣英灵的怀中伴随着微风逝去,而那位红衣英灵终将带着少女的命令和愿望继续前行…直到真正实现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