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弓凛刀子』
时间倒流,无法避免的死亡

         红色风衣少女跪坐在空地之上,周围陷入一片沉静之中,唯有远处时不时传来的爆炸声和不停在空中变换位置的两道身影。正在战斗中的红衣英灵乘着喘息之机与远在一边的自己对着话…

         这可不像你啊,凛。快点起来,到我这边来,那么远的距离我可保护不了你啊…红衣英灵的话传到自己这里,观望了下四周试图起身前往战斗区域,却发现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一般动弹不得。唔…我动不了了,Archer你在战斗要小心一些,同样把话传回给那个红衣的英灵便开始思考自己现在的状况。

         计算着口袋中的宝石,一边还在警惕着四周。然而草丛中发出的沙沙声还是依旧被远处的战斗声给盖住了,一个黑影出现在自己的视觉死角即使自己有所察觉也无法做到起身防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黑影靠近自己,黑影手中的银光在眼前闪烁着,凛你那边怎么了…红衣的英灵再一次传话过来,勉强的定了定神。有个黑影正拿着刀靠近我,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我就要到此为止了。

         红衣英灵听见自己说的话停顿了几秒,哈?master你是在开玩笑的吧?你不是说过要得到这场战争的胜利的嘛?虽然只能听见他的声音但是在此刻却完全能想象出他现在的表情。微微握紧了双手浅笑着缓缓开口道

我以令咒命令你,Archer
在这场战斗中活下去!

 
        看着手上的一个令咒印记消失了,然而黑影手中的刀早已经狠狠捅进了身体,鲜红的血正不停的从身体里流出,在自己身边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泊了。鲜血渗进土壤里,土壤也变成了深褐色…指尖发凉意识也开始一点点的消散,咬了咬唇继续下达着最后的命令

我以令咒命令你,Archer
为我得到圣杯!赢得战争的胜利!

         最后的令咒印记也消失了,与他的联系在这一瞬间被切断了,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呵…已经不是master了呢,父亲大人我的圣杯战争就只能到此为止了,对不起…没能实现您的愿望呢。眼睛已经渐渐失去焦距,意识也渐渐的消散着。五感都在渐渐的消失。

          急促的脚步声渐进,眼前印出的是一片鲜艳的红色,然而现在的自己却连说一句话也觉得异常困难,急促的喘息着,断断续续的不知说着什么。眼前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呼吸和意识一起消失的一瞬间隐约的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可却再也听不清楚了。

 
          意识回笼环顾了下四周,却发觉自己又回到了死前所在的地方,空旷的空地四周是草丛和大树环绕着,令咒依旧还有两个,远处的战斗依旧很激烈。但是那之前被刀捅的痛感也还在。这是怎么回事?低着头沉思的显然自己还没有从这样的状况之中缓过来。

    
         在被压制的状态下勉强抬头观望着远处的战斗,视线放到自己手上的令咒,为了防止再次出现那样的状况决定现在就将令咒用完。或许这样就能避免之前的那件事情了吧。

我以令咒命令你,Archer
为我赢得圣杯吧!

          看着一个令咒印记消失,不由得自己松了一口气,却就在这一瞬间后心处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刀子被拨出的同时也带着自己大量的鲜血从体内流出,血液滴落在地上很快就形成一个小小的血泊,血液渗入土壤周围的土壤也就全都变成深褐色。

          黑色的影子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就仿佛是在嘲笑自己一般,不甘心的握紧了双手咬着牙下达着最后的一个命令

我以令咒命令你,Archer

          话还未说出口,就被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入眼的是那一片熟悉的红色,而自己却有些不敢相信愣愣的开口。…Archer?一瞬间又回过神来,你不是在那边战斗的嘛?战斗结束了?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对于声音的感知早已经降到了最弱。

             平静的男声在身边响起,只是休战了,master现在这样的状况我怎么可能安心的战斗呢?听闻自己也仅仅只是勉强的扯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手颤颤巍巍的轻抚在人的脸上。真是难得竟然会看到你这样的表情,不过我好像也看不清楚了。

             嘛…不过看来也是时候说再见了。平静的女声就仿佛只是如往常一样的道别一般,微风吹过来带来了树叶的沙沙声,带走了一个黑发的少女。

Archer…我把自由还给你,记得帮我取得胜利…那么就再见吧…

          少女的最后的声音飘散在了空中,这是迟来的命令也成为了这个少女给红衣英灵下达的最后一个令咒。少女已经在红衣英灵的怀中伴随着微风逝去,而那位红衣英灵终将带着少女的命令和愿望继续前行…直到真正实现的那一天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