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见过最美的朝阳?
#试图尝试正剧,试图帅气一下
#原著获得最后胜利,Archer消失
#如有bug请谅解

       本身已经精疲力竭的被围困在由圣杯实体化形成的怪物体内,用仅剩无几的力气向着在外面等待着自己的servant下命令。我以令咒命令你,saber,立刻破坏圣杯!仿若放弃一般的扭头看了看被自己救出来依旧处于昏迷中的紫发的少年,慎二…没能救出你…眼前已经渐渐变得黑暗,意识逐渐消沉,当双眼即将要合上之时却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那种丧气话简直让人听不下去…心下就想到了那个一直在自己身边的红衣英灵。仿佛又有了力气看着眼前被开辟出来的道路,架起依旧处于昏迷至今未苏醒的少年,拖着步子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安全的地方走去。

      在岸旁的金色盘发身着蓝色铠甲的英灵努力的握紧了手中的因为下了令咒已经被解放的宝具催促着自己,高举起刻有令咒的手,saber!最后的魔力,托付给你了,所以…把那种圣杯…丝毫不剩的,摧毁吧!终于抵达对岸脱力一般的带着那个昏迷的少年向地面倒去。剧烈的爆炸声过后,天空中飘落着金色的雪,恢复了些力气的跪坐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场景不免有些惊讶。

        天空从漆黑变得明亮,阳光照耀在湖水上波光粼粼的,远处的小山丘上的那个红衣英灵背着自己站在那里,一路朝人跑去,本已经仅剩无几的体力当自己跑到那人面前时已经是气喘吁吁了,Archer…气息不稳的抬起头看着始终没有转过来的servant。放弃这次的圣杯吧,凛。红衣英灵开口却说着一本正经的话题,欲言又止的低下了头,却听见那人的一声轻笑。什…什么啊,都这种时候了,有什么好笑的啊…

         我是在笑我们双方居然会落得如此惨状。一如既往的对着自己解释着,垂眸思绪万千的握住双手沉默了许久,终是把心中的那句话说了出来。Archer,再和我订立一次契约。果不其然的遭到了拒绝,听着人拒绝的话语,但是!但是…那样的话,你永远都…得不到拯救…努力让人改变想法,低下头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却终是没有落下,红衣英灵如往常一样唤着自己的名字,我就拜托你了,请你帮助他。

       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随意的飘动着伸手抹去眼泪,对着人露出自信的笑容,我会努力的,所以…你也…

         放心吧,远坂,我今后也会努力的。红衣英灵露出了那个熟悉的笑容在微风中消失了,独留自己站在原地看着那个小山丘,泪水始终还是顺着脸颊滑落下来,远处太阳逐渐升起,朝阳是那么的明亮温暖,紧握着的手无力的松开了,什么啊,结果还是没来得及抱怨啊…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