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花』

        抱着书坐在柔软的沙发上细细的品读着,嘴里时不时还念叨着什么,手臂上的魔术回路也闪耀着光芒。

         红衣英灵静静的守候在一旁,偶尔为自己递上芬香的红茶,接过轻抿一口却觉得回味无穷。挂钟在7点准时响起,铛铛声回荡在整个远坂宅。

          合起书籍从沙发上起身,接过人在一旁递来的红色风衣,边走向门口边将其穿好。在门口轻拢了一下外套确认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从后面跟过来的红衣英灵自觉的伸手揽过自己的细腰,脚下微微发力便一跃而上轻而易举的便落在了房顶上,两人稍稍对视了一下却都不约而同的立刻移开了视线。

           两人之间的气氛瞬间沉默了,想了想自己还是率先开了口:咳咳…Archer,今晚去新都夜巡,还有多注意柳洞寺那边的动静。明明自己并不是想说这些内容,一开口却还是说着一些公事…

          看着人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的动作,垂下的双手骤然紧握了起来。依旧任人揽着自己的腰,单手环着人的脖子,半扎的长发随风飘扬着,与人一同在楼宇间穿梭…

          水碧色的眸子微微眯起,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控制所有的情绪,包括感情…到此时却发现这是根本做不到的。每天面对着他,都有无数次机会说出口,可每次叫住他却总是会脑子一片空白,随意的说些无关紧要的事…

          低沉着脸不顾指甲戳进手心,鲜血从伤口处不断的滴落。血腥味弥漫开来,红衣英灵微微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用空着的那只手轻握住了自己的小手。

           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是不要用这种方式虐待自己啊,凛。成熟性感的男声在耳边响起,不自觉的脸微微泛红轻哼一声扭头用长发遮住泛红的小脸。这样的感觉真是糟糕啊,明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无可救药的喜欢暗恋上了他。

            种子已然已经种下,心中时不时传来的阵阵痛楚,寓意着正在慢慢的发芽努力生长。嘶…倒吸一口冷气,面色惨白的握紧胸口出的衣襟。被人关心的问道身体是否好,却也只能强撑起一抹笑容,摇摇头告诉人没事。

            Archer,带我离开这里,去一个空旷的地带,然后你就离开吧,不允许有任何异议,这是我的命令!强撑着已经不堪重负的身体对人下着最后的命令。

           被人放下靠坐在一棵大树下,骨节分明的手紧握着胸口处的衣衫。至少由我这边先表白吧…不知什么时候便渐渐的喜欢上了你,虽然是这样可我却不敢说出口,你就当我是个胆小鬼吧…

          自顾自的说话,全然没有注意到躲在暗处的那位红衣英灵,希望你能在没有我之后过得更好…永别了,我最爱的Archer…

              胸膛中开出了一朵娇艳欲滴的曼珠沙华,涌出的鲜血滴落在地上瞬间也长出了一朵朵的曼珠沙华。在鲜花簇拥下的少女有着说不出的美丽,然而这样的美丽却将永远的定格在这里。

                面上带着笑容的黑发少女,背靠在一棵树上,在一簇簇鲜红而娇艳的曼珠沙华的衬托下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弓凛刀子』
时间倒流,无法避免的死亡

         红色风衣少女跪坐在空地之上,周围陷入一片沉静之中,唯有远处时不时传来的爆炸声和不停在空中变换位置的两道身影。正在战斗中的红衣英灵乘着喘息之机与远在一边的自己对着话…

         这可不像你啊,凛。快点起来,到我这边来,那么远的距离我可保护不了你啊…红衣英灵的话传到自己这里,观望了下四周试图起身前往战斗区域,却发现自己仿佛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一般动弹不得。唔…我动不了了,Archer你在战斗要小心一些,同样把话传回给那个红衣的英灵便开始思考自己现在的状况。

         计算着口袋中的宝石,一边还在警惕着四周。然而草丛中发出的沙沙声还是依旧被远处的战斗声给盖住了,一个黑影出现在自己的视觉死角即使自己有所察觉也无法做到起身防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黑影靠近自己,黑影手中的银光在眼前闪烁着,凛你那边怎么了…红衣的英灵再一次传话过来,勉强的定了定神。有个黑影正拿着刀靠近我,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我就要到此为止了。

         红衣英灵听见自己说的话停顿了几秒,哈?master你是在开玩笑的吧?你不是说过要得到这场战争的胜利的嘛?虽然只能听见他的声音但是在此刻却完全能想象出他现在的表情。微微握紧了双手浅笑着缓缓开口道

我以令咒命令你,Archer
在这场战斗中活下去!

 
        看着手上的一个令咒印记消失了,然而黑影手中的刀早已经狠狠捅进了身体,鲜红的血正不停的从身体里流出,在自己身边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血泊了。鲜血渗进土壤里,土壤也变成了深褐色…指尖发凉意识也开始一点点的消散,咬了咬唇继续下达着最后的命令

我以令咒命令你,Archer
为我得到圣杯!赢得战争的胜利!

         最后的令咒印记也消失了,与他的联系在这一瞬间被切断了,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呵…已经不是master了呢,父亲大人我的圣杯战争就只能到此为止了,对不起…没能实现您的愿望呢。眼睛已经渐渐失去焦距,意识也渐渐的消散着。五感都在渐渐的消失。

          急促的脚步声渐进,眼前印出的是一片鲜艳的红色,然而现在的自己却连说一句话也觉得异常困难,急促的喘息着,断断续续的不知说着什么。眼前已经完全陷入了黑暗之中,呼吸和意识一起消失的一瞬间隐约的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可却再也听不清楚了。

 
          意识回笼环顾了下四周,却发觉自己又回到了死前所在的地方,空旷的空地四周是草丛和大树环绕着,令咒依旧还有两个,远处的战斗依旧很激烈。但是那之前被刀捅的痛感也还在。这是怎么回事?低着头沉思的显然自己还没有从这样的状况之中缓过来。

    
         在被压制的状态下勉强抬头观望着远处的战斗,视线放到自己手上的令咒,为了防止再次出现那样的状况决定现在就将令咒用完。或许这样就能避免之前的那件事情了吧。

我以令咒命令你,Archer
为我赢得圣杯吧!

          看着一个令咒印记消失,不由得自己松了一口气,却就在这一瞬间后心处被人狠狠的捅了一刀,刀子被拨出的同时也带着自己大量的鲜血从体内流出,血液滴落在地上很快就形成一个小小的血泊,血液渗入土壤周围的土壤也就全都变成深褐色。

          黑色的影子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就仿佛是在嘲笑自己一般,不甘心的握紧了双手咬着牙下达着最后的一个命令

我以令咒命令你,Archer

          话还未说出口,就被抱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入眼的是那一片熟悉的红色,而自己却有些不敢相信愣愣的开口。…Archer?一瞬间又回过神来,你不是在那边战斗的嘛?战斗结束了?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对于声音的感知早已经降到了最弱。

             平静的男声在身边响起,只是休战了,master现在这样的状况我怎么可能安心的战斗呢?听闻自己也仅仅只是勉强的扯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手颤颤巍巍的轻抚在人的脸上。真是难得竟然会看到你这样的表情,不过我好像也看不清楚了。

             嘛…不过看来也是时候说再见了。平静的女声就仿佛只是如往常一样的道别一般,微风吹过来带来了树叶的沙沙声,带走了一个黑发的少女。

Archer…我把自由还给你,记得帮我取得胜利…那么就再见吧…

          少女的最后的声音飘散在了空中,这是迟来的命令也成为了这个少女给红衣英灵下达的最后一个令咒。少女已经在红衣英灵的怀中伴随着微风逝去,而那位红衣英灵终将带着少女的命令和愿望继续前行…直到真正实现的那一天

cos文案初尝试,文笔渣,应学妹要求帮写。。然而。。脑细胞却死了一大堆。。果然还是不适合这些事呢。。。


cos文案初尝试 洛天依三月雨常服单人      帮学妹写的   文笔渣


5.29那天的杰作。。。因为lof被我卸载了。。于是拖到现在。。。


[果独]清明祭祀

    写作初尝试,文笔渣,有ooc,这是边写作业边吃瓜子来的灵感,如果没有问题请继续往下看。。











 

     清明那天,陈果很早就出发去了南山公墓。出发的时候外面正下着雨,路上的行人也少的可怜,这让她想起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打着伞招了辆出租车去祭祀了。来到公墓,她先是把她父亲的墓打扫了个干净,并放上了一束鲜花,就蹲在墓前和她父亲讲起了话。“老爸,这一年我经历了好多事哦~兴欣网吧变成了兴欣战队,我现在是战队老板了哦,而且还是冠军战队,很厉害吧?不过,这要感谢叶修啦,如果没有他的帮助,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兴欣了…这一年我过的很好,网吧里也很热闹,小唐、包子、沐沐…哦对了,沐沐就是苏沐橙哦~怎么样。有没有大吃一惊啊?”

      陈果看了看时间,站起身来“爸,我明年再来看你。”就抱着另一束花来到不远处的一个墓旁, 她发现在那个墓旁早走一束花放在那里了,“是有人来过了吗?”她四处张望了下,却空无一人。蹲下身放下手里的那束花,顺便也把这个墓打扫了下,“真是的,来看人也不把人家的墓打扫干净。”把墓打扫干净后,陈果再次蹲下了身,“好久不见啊,沐沐她现在很好哦,她现在可是我们战队的队长!不过她现在很忙,也许不会来看你,叶修那货估计会来的吧。明年我还会来看你的。”

     陈果说完后,就起身离开了公墓。

 

cn:凉月  这是前年拍的片子了。。但是由于后期的问题。。就废片了。。但是觉得还是不错的啊。。前年入圈拍的哟w可以算是初尝试吧。。轻喷。。勿拍砖


二次元

这一路走来。。我遇到了许多我爱的人。。夏目,遥,纲吉,GIOTTO…感谢二次元让我们在这里相遇。。